傻白甜小破梗

   大长篇大制作大脑洞大大大哒哒哒的长篇填坑之余,写点Root和Shaw傻白甜的调和调和,毕竟真人的脑洞还是有那么一点现实的残忍的。


   先随便来两个试试手,大家随和的感受感受,欢迎把你们的脑洞说出来,我们集思广益一系列小破梗,共迎一波又一波的大坑~~


  休闲小时光

晚饭后,Shaw舒服的眯着眼睛腆着肚子,吧唧嘴的回味刚刚外焦里嫩,肥美多汁的牛排。

“Sam,我们看电影吧。”Root收拾好厨房,端着切得大小均衡的一盘子苹果,一边捋头发,一边软言细语的请求窝在沙发上的大爷。

“不看。”Shaw想都没想就拒绝了。

“为什么?”Root装作可怜兮兮的口气,但Shaw丝毫不领情。

“你不是分析,就是剧透!选片也有问题,总是看一些,奇怪的……”

Root故意拿起一块儿苹果,用舌头将它卷进嘴里面,身体前倾,压低声音:“指匠情挑可不算什么奇怪的电影哦,Baby……” baby这个词说的又软又粘,说完她还舔了舔沾满苹果汁液的手指头。

Shaw不受控制的咽了口水,发现自己失态,赶紧故作正经:“我说的不是这个。”

“I Can’tThink Straight吗?那个更不奇怪了呀。”Root将头轻轻靠在Shaw的肩膀上,她俏皮的眨着眼,睫毛似有似无的摩擦着Shaw的脖子,让Shaw痒痒到了心里。

“我说的也不是这个!”

“那到底是哪个?其他的你都没有陪我看完,就跑出去突突人了啊。”

“嗯……”Shaw突然卡了壳,吞吞吐吐半天,Root从来没见过Shaw难为情的表现,她心头一紧,难以自持的靠上前,轻吻在了Shaw紧紧抿着的薄唇上。

Shaw一把推开Root,嫌弃的擦了擦嘴巴,出言警告:“你不要总是突然凑上来我告诉你!我接受的训练,会条件反射的一拳就把你打残废了,信不信!”

Root不以为意的笑笑:“那你到底要不要说?”

“嗯……就是,Frozen。”

“Frozen?那有什么奇怪的啊?”

Shaw一副“你装,你继续装”的表情,Root则一脸坏笑,挑着眉毛回以“我真不知道”的神态。

Shaw破罐破摔用直白的语言表述:“是啊,要是有人在之后的性爱里,不要一直逼我叫姐姐的话,这电影一点也不奇怪。”

Shaw说完之后,等待着Root伶牙俐齿的回击,结果等了半天,那人也不说话,就是色眯眯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看,看的她浑身发毛。

Shaw这才知道自己又上当了,气急败坏的推倒Root,跨坐在她大腿上,双手紧紧的将Root的手固定在沙发上。

“你信不信我……”

“杀了我?Sam,你忘了前天晚上你已经说过了,还有大前天,还有上周一,还有……”

“闭嘴!你看我不打死你。”

“这个也说过了,今天早上刚说过的。”

“你!哈!不给你点教训,你是……”

“不知道天高地厚对不对?”Root凑到Shaw的耳朵边,用气声:“你昨天进入我的时候,就是这么说的……”

Shaw的脑袋嗡的一下,她瞬间觉得体内的气血全部上涌,不用看都知道自己脸和眼睛有多红。

“你这该死的女人!”

Root咯咯的笑,趁着Shaw闪神的功夫,一翻身,将两人的姿势对调,她快速分开Shaw的腿,将自己卡在她的两腿间,她披散的头发拂过Shaw的脸,Shaw不由自主的深吸一口气,陶醉其中。

“怎么?喜欢我的味道吗?”Root埋头在Shaw的脖颈间。

“嗯……喜欢……”

Root惊讶于Shaw居然如此大方的承认,谁知下一句沾沾自喜就被打破了。

“好香……好香的……牛排味……”

 

 

“Ms. Shaw,你还好吧?”Finch担忧的看着从来不迟到的Shaw一瘸一拐的走来,Shaw心虚的拉了拉袖口,掩盖手腕处的勒痕。

“没事,只不过昨天看电影,看的太晚了。”

“什么电影,这么好看?”

“没什么,不过是老套的动作片,哦,对了,Finch,你跟John是你做饭吧?我郑重的提醒你,煎过牛排,一定记得,洗!头!发!”

 

 

 


宝宝(上)

“您……到底……是,我的意思是……您……”超市收款员Nancy看着眼前面色铁青的女子,还有三大筐的纸尿裤加奶粉,实在想说点什么,但却不敢。

“啰嗦什么,快点结账!”

Nancy自工作以来,从没遇到过这么厉害的顾客,其实她只是想好心提醒,女人购买的尿裤尺码很乱,奶粉的月份跨度也很大,出于职业敏感,她本想提供一些建议。

“Sam,你不要这么凶。”一个瘦高个的好看女人抱着一个孩子,微笑着走过来,她的笑容好像有魔力一样,让Nancy心里一暖,暂时忘掉了矮个子女人的恐吓。

“我不想跟你说话!去!离我远点!”矮个子女人咬牙切齿,却被高个子女人趁机将一条扭扭糖塞进嘴里,让她原本很酷的look,瞬间滑稽了不少。

Nancy觉得眼前就要发生命案了,但没想到,矮个子女人竟然还就安定了下来,不再跟火枪炮筒一样,随便开枪了。

“不好意思,你刚才想说什么?”Root面带微笑的看着Nancy,Nancy不免再次花痴了起来——她的笑,真好看啊。

“你要是这么愿意跟路人说话,麻烦你下次就不要让我一起出门,你爱跟谁聊跟谁聊去!还有你!到底结不结账!”Shaw的耐心消耗殆尽,她敲击着收银台的台面,三两口就把扭扭糖都咬碎咽了下去。

Root抱歉的冲Nancy笑笑,示意她不要多言,Nancy觉得黑面神一般的女人简直比自己之前遇到的劫匪还要可怕,也就还真不敢多说话,匆匆帮她们结账,然后看着矮个子女人奋力拿过所有的包装袋,潇洒的跨步就走,可惜啊,即便跨了好几步,瞬间就被高个子女人气定神闲的赶上了。

“Sam,这么着急干什么……”

“别以为我没看见,你买了牛排和火鸡,赶紧回去做饭,我快饿死了!”

“好好好,宝宝估计也快饿死了,对了,你买奶瓶了吗……”

Nancy看着两个人和谐的背影越走越远,刚要放松,却见矮个子女人气势汹汹的转头回来,吓得Nancy急忙提起二百分的精力。

在将超市里所有款式的奶瓶扫荡一空后,Nancy终于送走了两个女人和一个看起来极度无辜的宝宝,要不是嘴角一起噙着笑的女人让人看着如此赏心悦目,Nancy真的很怀疑那个宝宝是黑面神偷来的。

 

而其实,这个孩子,还真的不是她们的。

 

四个小时前,在家仔细研究菜谱的Root接到Shaw的电话,本想调戏她是不是想自己了,结果对方一句help me,吓得Root七魂去了六魄,以为Shaw遇到了什么危险,穿着拖鞋就一路狂奔到了Shaw出任务的地方。

原来Shaw和John这次的目标人物,是个天赋异禀的测算师,她的宝宝被坏人裹挟着,她无奈从事违法的勾当。John孤身入虎穴去英雄救美了,而自己则被安排前来解救宝宝。

利落的收拾了虾兵蟹将,本可以收工回家的Shaw,面对这个好似全身无骨,不会说话,只会傻笑,还一直流口水的婴儿,完全没了招数,只得呼叫她心中全能的后援,Root。

Shaw很傻很天真的以为,只要跟Root将宝宝交给Finch,就可以回家滚床单了,但她不知道,坏人已经带着测算师坐着私人飞机飞到大洋彼岸去了,John自然追了上去,Finch护夫心切,也跟着走了。

于是乎,Shaw要面对一个现实:她跟Root,要单独带着宝宝,等到她再也不想见的老板,回来。

Shaw本还有一丝侥幸,Root可以独自完成这件事,她就能抽身去找John玩点刺激的,但是看到高智商黑客一伸手抱孩子,差点给宝宝勒死,Shaw最后的希望都破灭了。

 

 

 

 


评论 ( 15 )
热度 ( 145 )
  1. JFM李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