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离别

她们让我忽然想起了二十岁出头时候 彻夜陪我哭和笑的姐妹 毕了业一别真的没再见过 从来也没觉得特别难过 可忽然忽然忽然的好想她。

果然最听不得的歌 还是《那些花儿》。

========================================

她搅拌着散发苦味的咖啡,看着眼前刚刚拥有人生第一只猫的姑娘,兴奋的用幼稚的腔调说着只有一人一猫才能听懂的话。
“喵喵喵,喵!”
猫无聊又无奈的瞥了她一眼,无动于衷。
“我在问你晚上想吃什么呀!笨。”

“我们,晚上,吃什么呀,姐姐?”
这是很多年前那次初见,长久的沉默尴尬后,姑娘忽闪着大眼睛,怯生生问出的第一个问题。其实她早就忘了那天她们吃的什么,是在某次采访的时候,姑娘兴奋的描绘着第一次见到她的样子,然后准确的说出了她们那天的晚餐内容。
姑娘总是这样,有意无意的默记关于她们的一切细节。
她其实也想这样,奈何人的精力、脑的容量只有那么多,她要记得舞步、走位、歌词、笑容露出牙齿的颗数、鞠躬弯腰的角度、规定好的宣传口径……虽然现在想想,姑娘同样也要记得这些。

第一次分别来自于初到异国他乡的某个平淡无奇的夜晚,姑娘要回国谋学业,她一边站在浴缸里踩着好似永远洗不完的衣服,一边说着加油哦。
姑娘不满足的嘟囔姐姐好敷衍啊,转而去收拾行李。
她何尝不想拿出灵魂的说,你别走,我一个人怪无依无靠的。可这么矫情的话,她说不出口,因为她知道,就算说了,只是平添离别的愁绪,对结局毫无影响。那又何必呢?
这成了她们整段关系的一个缩影:总有一个人要走,总有一个人不能留。

你看,坏脑筋,重逢那天她原本在干什么,她们又一起干了什么,她怎么也想不起来了,她只是忘不掉那种叫开心到踏实的情绪。少小离家,她总认为自己早就没了乡愁,可以轻松来去,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可当姑娘笑吟吟的说,我回来了,她第一次感觉到心脏回归到了一个正确的位置,让她两年来的说不出的慌乱,瞬间得到了救赎。
她并没有说,我想你,特别想你,她更没有把无数个睡不着的夜晚的苦涩当成委屈的谈资。她只是紧紧抱着姑娘,然后打趣了一句,你发育的好快啊。换来一串连环拳打在肩头,两人肆无忌惮的笑。

没心没肺的好时光总是过的特别快,时光不会因为你的一句我不想长大而停下更迭的脚步。
第二次分别还是在晚上,秋风习习,她刚敷好了面膜,捧着独宠的零食坐在床边扭着屁股开心的享受静谧的夜晚。姑娘三跳两跳的来到她身边,挨着她坐下,跟她说要回国跑行程。这个消息说出来的时候,就跟问她谁明天先洗澡一样平静。
她塞了满满一口海苔,依然说了句,加油哦。
那天晚上她起夜了好几次,喝水,难怪总有人让她少吃一点海苔,真的有点咸。

姑娘走之前目光炯炯的说,朕去为你打天下!
那么幼稚的话语,却配上了严肃的表情,让她送机回程的路上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她不想要什么天下,她只想送给一直表演高难度舞蹈动作的小姑娘一个按摩器。
这一次的独处时光好像也没有那么难过了,虽然她的语言还是糟糕的可怕,但她已经学会点餐不会饿着了不是吗?与队友的默契与日俱增,即便总是体会不到笑点但她已经学会跟着开怀大笑不让人看出她的无措不是吗?
她被噩梦缠身惊醒的时候,会下意识去看姑娘空空的床铺,她想诉说自信逐渐在岁月中流失后对未来的迷茫,可说给谁听?她用被子将头盖上,继续躺下,自己给自己一个拥抱,第二天继续笑脸迎人。

这次重逢她记得,没有乍见的欢喜,更没有抱头痛哭的戏码,日常行程后她疲倦的回到房间,她床上的薄被下有个鼓包,几缕染着独特颜色的头发散在外面。她有点不敢动,怕万一这又是一个梦怎么办?不知道是老爷机的空调声音有点大,还是她的眼光太有穿透性,姑娘翻了个身,迷迷糊糊的看向站在门口的她,几秒后,露出了婴儿一样的笑容,展开手,扬起身,索要一个拥抱。
可能是在外面的酒店住了太久,姑娘已经忘记了宿舍的格局,于是她砰的一声头顶撞到了上铺,跌落了回去。
两人再次肆无忌惮的笑,笑的眼泪都流了出来。

就像从没有离开过一样,她们的日子波澜不惊的度过着。日复一日的训练、用已经形成条件反射的肌肉记忆表演着跳了上万遍的舞、录一些人气不高的综艺、扮一些她以为反正也没人看的丑。
她内心的恐惧早就被撕开了一个口子,无论她怎么用手捧着,拦着,依然阻止不了洪水一样的泛滥。她越想用灿烂的笑遮掩,越漏洞百出。但还好,只有一个人能识穿她拙劣的演技。
当她听说姑娘指定她跟自己去参加旅行真人秀的时候,她一点不意外。她磨磨唧唧的收拾行李,什么都想带,姑娘乐呵呵坐在一边看着,看她苦着脸塞满了一个又一个行李箱。她又很怕超多的行李会给节目组添麻烦,于是想要全部套出来重新整理,姑娘这时候拦住了她,傲娇的仰着头说,都带上,多换几套衣服,我好好给你拍几张照片。她有些迟疑,姑娘肯定的说,不要总怕给别人添麻烦,你一点都不麻烦,有我呢。
所以她心安理得的牵着姑娘的手上路了,心中暗想,你想要做什么我都陪你。
好吧,那就只能陪姑娘上天入海了。

整个过程她一点都不想回想,甚至节目播出后她都没有去看那一段,她知道自己肯定糗死了,紧张到抽筋这种画面反而成了这几年她难得的真情流露。
海岛的阳光灼热、伤人,她却没有太认真防晒,踩着海水,漫无目的走过沙滩,不晓得是不是急速下降死过一次后,什么肤色不肤色的,她都不计较了。这里有家乡的感觉,姑娘在身边,让这份归属感,格外的强烈。
她从没想到,会坐在水中间为生日许愿,任由轻轻的海浪拂过双腿,雨点细细的打在额头和睫毛,坐在对面的姑娘的笑容根本不用手机拍照,就已经永久的定格成了一幅画,烙印在她的脑海。
许是那一天大起大落的太过刺激,许是姑娘给她的生日惊喜太过感动,许是旅行即将要到了终点太过悲凉,那夜餐后,她在镜头前落泪了,如果被严格经纪人看到,一定会挨骂的吧,多年来训练的得体笑容,她怎么都做不到了。如履薄冰多年的情绪一旦被释放,没有狗血的哭天抢地,而只是一声声的叹息和自我否定。姑娘一言不发的听着,属于她这个年龄的女孩有个通病,容易一起笑一起哭,但姑娘却没有,她只是伸手抹去她的眼泪,理性的安慰着。
那晚躺下后,镜头关闭后,姑娘握紧她的手,用这几年都没变过的小孩子的声音跟她说。
我都会在你身边。
即便身处黑暗中,她却相信自己看到了姑娘闪光的眼睛和坚定的表情。

“你发什么呆呢?是饿到呆滞吗?”
将猫撸到忍无可忍跳走后,姑娘对已经很久没说过一句话的她发问。
她起身帮姑娘粘裙子上的猫毛,却怎么也处理不干净。姑娘对这种甜蜜的负担不以为意,她却好像较上了劲,执着的动作,抿着嘴唇,不知道的话,以为她在跟谁置气。
她其实真的有点生气。
两张她完全没有露面的照片都被经纪人劈头盖脸的痛斥。
她怎么也没想到落泪的半年后,她的人生居然有了如此天翻地覆的转变。灰暗的前途变成了花路,会有一百多万人守在手机前等着她十几分钟的直播,从来冷清的机场被粉丝拥挤的水泄不通。
她渴望的,曾经触不可及的,就这么实现了。
那水中许的愿,怎么会如此灵验。

可如果此时她再说愁绪,会不会显得格外矫情?你得到了你想要的,还要计较失去的吗?
更何况,她心底里有个小小的邪恶的声音告诉她,此时此刻,此情此景,她不想失去的,是她曾经梦寐以求不敢奢望如今却握在手中的一切。所以当经纪人礼貌性询问她何去何从的意见时,乖巧的她没有让公司失望的顺水推舟表态听从安排。

她知道,离别真的要到来了。
她不知道,怎么跟姑娘开口说再见。

她们天南地北的胡扯,换着手机和软件自拍,吃着突破热量的甜点。
她拿出早就准备好的生日礼物,姑娘嗔怪她哪里有提前给人家庆生的,就好像盼着她老一样。
她曾经盼着自己能快点长大,换她来保护她的小姑娘。
她现在终于长大了,可那句对不起哽在喉咙。
她还是那个没有勇气的人啊。

一起走了一段被人认出后指指点点的路。
走到了终于没有了旁人的停车场。
姑娘絮絮叨叨自己之后的行程,千篇一律的抱怨辛苦,并询问她还记不记得旅行结束时答应自己的,以后每年都陪她出国旅行一次,就她们两个人。
她发誓,她真的想说抱歉来的,只不过姑娘那句,再见姐姐,比她说的更快。
说完后,不带一点犹豫的上车离开,徒留她一人站在原地。

我给你的手链你要记得戴啊,以后我不在你身边,也要记得我在保护你。

隔年她的生日,已经忙到昏天暗地的她收获了一个很成功的粉丝见面会。千人当场庆生,数百万人在线祝福,礼物堆到公司同事开玩笑要租一个集装箱。
她的笑容是真诚的,没有带一点点面具和虚假,她真的感恩生命给予了她如此大的幸福。
可回家的路上,那停不下的眼泪,又是怎么回事?
所有礼物中,小姑娘托人辗转送来的那一件,最为不显眼。她隔着包装摸了很久,猜测里面装了什么,都无果。
心脏砰砰砰的强烈跳动,好像演唱会前升降台启动的那一刻。
她打开了盒子,里面赫然放着那条在大溪地留下遗憾的素白长裙。

姑娘还是如孩童般的心性,她怎么就不懂,有些遗憾就注定是遗憾,挽也挽不回,留也留不住,最好,想也不要想起来。
傻呀。

她从来不知道,世界是这么大的,原来真的有人说了再见后,就再也见不到了。
她用了很多年适应了走红后的生活,忙碌的状态,分辨人性善恶,跟粉丝保持距离。她用了很多年去做一个起码让自己满意的艺人,跟团员们磕磕绊绊中终于完成了惊艳众人的表演。她用了很多年去消化那一个夏天急速的成长,笑着接受好的坏的评价,很久没有流过眼泪。
可就算她再努力,过了再多年,她也再交不到一个可以让她放胆去跳伞的朋友,她也再没过过只有两个人的生日,她再也没有为了谁不顾面子和尴尬来一段囧死人的freestyle。

无数个异乡的黑夜,她习惯用母语叫姑娘的名字,叫一声,姑娘不厌其烦的回一声,多么无聊的游戏,传递着只有她们两个才懂的小情绪。
岁月在一声呼,一声唤中悄然就那么过去了。
某个深夜,她拿出那条,无论几次搬家她都挂在衣柜最中间的白裙子穿上。
那晚微咸的海风吹动姑娘的长发,一丝丝的划过她的脸颊,害的她浑身都酥酥麻麻的痒。姑娘在沙滩上傻乎乎的写两个人的名字,一个浪打来,毫无痕迹。再写,再冲刷,乐此不疲,她看的于心不忍,告诉姑娘,世界上所有的痕迹,都会被抹除,姑娘却用万年不变的甜腻腻的语气说,那我也想要留下点什么,趁年轻。

她很想问,再过很多年,到了我们都不会身不由己的那一天,你还愿意跟我一起出去看看国外的月亮到底有没有比较圆吗?
这话停在她的微信对话框里,始终没有发出去。
她们之间的最后一句,还是几年前小姑娘留下的。
她说,
谢谢姐姐,你也要快乐,就像我们之前说的一样,对吧。

评论 ( 9 )
热度 ( 56 )